我只要想到家人,他們對我做的事,我就感覺到「恨」。
只要想到台灣,台灣政府,也是感到「恨」。

上週跟我宿舍的櫃台聊天。我原本以為她是馬爾他人,而且興趣是shopping,感覺很拜金、喜歡正能量。

一直到我發現她是阿根廷人,我們才聊起來。他來這裡學英文+工作4年了,我問他多久回去一次?他說他完全不想回阿根廷,他打算繼續待在這裡。因為他的國家很爛,如果你不是為政府工作,那你就會很窮。 他偶爾才回阿根廷,因為他想念他的家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