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dness

今天超級不想上班,走去公司的路上我好希望能請假,垂頭喪氣。天氣好冷,才16度。但想到有人說他從瑞典-16度,因為太冷了而搬來馬爾他 +16度。我在+16度就冷死,我是不是不適應這裡的氣候了?才幾天沒有運動,身體又開始凍了。

左眼已經眼睛一直跳快要一個多月了,不曉得是不是眼壓過高。但,是又能怎麼樣呢?能看醫生嗎?

晚上7點有 Bachata 的舞蹈課,那是我害怕的,從中午就開始胃緊縮。 Ibrahim 傳訊息來說他們改地點了。 7點到,他們2個瑞典 波蘭人跟工作人員 halalala後,得知這個課程,不算是給初學者的。所以我們也不用付錢,就在旁邊看就好。

讓我難過的事,其實我的詞彙已經不少。但是只要他們講得很快,很多連音,那麼我就會進入蟬的境界。完全無法消化。 而舞蹈課我在旁邊看了1小時,我發現他講的語言我大概只跟上 5%。

遇到了 Hassan ! 他主動跟我打招呼。我覺得好酷……在西方世界大家是「樂於」打招呼的……反之我是最冷漠的人。


煮飯的時候,油一下子太多,一下子太少。蛋煎到焦掉。我他媽才新買的第2支鍋鏟,又好像融化了。
想炒冷凍蔬菜,後來也失敗。還是乖乖照步驟放微波爐。

我以為我這陣子煮飯一個挑戰接著一個克服,就可以開始自由變化了?錯。結果是我一放鬆,就整個爛掉。

好累。好像什麼東西我都得要付出所有精力才行。連油要倒多少也要上網查、連鍋鏟怎麼買也不能隨便買,好像隨便就被我炒壞;連不沾鍋的知識我到現在也沒有。 蝦子、海鮮醬到底怎麼料理,永遠都不能憑直覺,永遠都得查查查,查別人給的成功的答案,我照做才會成功。

我不照做,用自己的方式,就準備吃失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