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送丁丁會ㄉ深刻感受

1)居然有秉潤、夜梟、Andy,還有位上次在「過年無家可歸的人聚會」的朋友,現職水電工,還有楷哥、鈴噹來。很驚喜與意外。

2) 吃完飯後,用很微弱的勇氣說我想拿mic講話。我先告訴大家我對這場動邪惡的想法:

3)一個歡送我的會,但沒有任何活動流程設計。身為活動主辦的我,忍不住就會想怎樣的流程比較符合合理以及人性。因為是歡送我的,我應該要上台講一點talk。而同時,我是要離開的人,要離開的人就是對這裡沒有用的人。所以你們也應該(可以)趁此機會和其他人交流媒合,這樣才對你們自己有利。

感謝強尼哥發起活動,以及張鈞可能是最後一次場地出借。

4) open mic的技藝

在事前我就在想「如果我要上台講話,要講什麼,什麼是對我很有感,而同時觀眾也很有感的?」。一個是「有多痛恨口罩?」一個是「我怎麼在3個月內從台灣找到國外工作的經歷。」我挑後者,因為前者對大家沒什麼幫助,後者稍微有,能讓人感受到「一個普通人,怎麼得到國外工作」。

open mic的技藝,就是拿捏「自己想講的」跟「群眾想聽的」之間的分寸。

5) 我如何從台灣找到國外工作的不斷挫折經歷

我在沒有事先對空氣練習過,講了我從8月1號啟動找工作計畫,中間遇到了「一開始的自信」「跟獵人頭接洽」「跟德國人資約面試」「崩潰」「工作上失能」「被心理諮商所拒收」「被老外美語拒收」「最後錄取一間」以及尼采的「永劫回歸的《超人論》」,歐美的冒險打戰精神與亞洲的安居樂業歷史。

沒想到講了30分鐘居然沒有人不專注。

6) 我留下給高雄活動咖的東西。

張鈞在活動結束前看情勢說他要上台做個總結一下,他不斷呼應「剛剛我說要離開的我最沒有用」但是這個人的確留著了很多東西在高雄,像故事麥的精神散到團隊的好幾個人上,高雄前2場中文喜劇 open mic 的發起人,讓迷路鈴噹被看見、過年除夕圍爐我發起的『過年無家的人吃飯團』也讓人耳目一新、還有主題式小聚由潤秉傳承下去。 失敗者小聚、跨域交流 -> 變成張鈞在辦的異域交流。

7) Diss me

最讓我耳朵一亮的,是張鈞不斷強調:「我不看好丁丁出國啦,覺得他一定很快就會爬著回來。」 我超愛這段話。張鈞是懂看人性模式的人,他的分析判斷我,我會覺得像是專家分析那樣。同時讓我高潮的是,我有朋友敢對我 diss 的。

8) 辦小聚的深度細節技法

不曉得是否因為我說「你們記得趁這個聚會,互相交流,這樣才對你們有利。我沒有那麼重要。」活動結束後大家不約而同的到陽台抽菸。
聊到「 辦團體治療小聚時如果有人在QA時間把話題整個拉走」但這又合乎規則的,好像不太能規範。

這是個要辦很多次遇到很多 rule-breaker 才會注意到的事。我有解,只要再定清楚規則,當輪到某一人當主角時,他的QA時間,觀眾要QA,也不要講觀眾自己的經驗。觀眾的經驗現在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的主角」,請全部focus在現在輪到的主角上,以他為主。而不是分享該死的自己不重要的經驗。

我很感動張鈞一聽到這個議題,馬上就知道我這方面是專家級、台北等級。

9) 鈴噹找我做報名系統,以及我找Andy當攝影師

今年1月鈴噹不知為何找我做wordpress,開啟了我一段很美妙的合作過程。而且他是1/100裡不會貪得無厭的老闆,我覺得很榮幸。而我在高雄前端聚會3次,有3次約了Andy幫我拍照,一個專業攝影師但給我佛心拍攝,我超級撿到寶。但基於為對方想,最後一次大收入,還是給了對方可觀的數字。鈴噹之於我,好像我之於Andy,都是專業+互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