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誌(2022.09.07) – monting

● 完成 AWS frontend developer 申請
● 跟monting 吃飯,

無疑是對我的海外求職很重要的養份。我們主要是「chat」,然而這次聚會從資訊上我所有收穫,而思想上也讓我感到 fresh。
我問了他那種常常在各國生活很久的人是怎麼辦到的,簽證過期的非法居留,很嚴重嗎?這種我覺得是在網路上是查不到的八卦資訊。
他跟我分享禪宗的概念。

我比較沒有長篇論述的能力,後來決定問自己腦袋認真想知道的事,便沒有很有禮貌的順著話題流,而是在稍有尊重下切換話題。我覺得這是一種互相尊重,不是談論兩個人都不在乎的話題,就只為了表面和諧,而是企圖談任何一方真正在乎的事。

聽到了 Third-Culture-Kid 這個詞,上網查了後覺得那就該是我!
跟他討論了「朋友自豪的事,但是是自己很看不起的事」的面對方式。
讓我訝異的,是華人工程師圈子奉為厲害的「你要種bug,才有事可以做,老闆才會養你。」在他眼中是誇張又愚蠢至極的事情。我他媽以為這是世界運行的真理。

歐洲的30天假就讓我痴迷、聊了加拿大、中國、台灣的文化多元程度。
歐美的左派和右派,歐洲的左派正在持續漫延、美國政治正確,太不正確就毀了你的工作也當行其道。

在不同的國家工作與生活,就像開放式關係一樣,每個人/國家都不會滿足你所有的偏好,有優點也有缺點。我已經迫不急待想要「德國工作一年」「荷蘭工作一年」了。

學到一個中文單詞「反華」,anti-chinese。立刻往自己身上貼上這張標籤。

以前跟某個極少數的朋友會發現自己「不中不西」「不男不女」,好像社會上的分類,自己都佔上一點,連男女也是。我以為當我拋棄自己故鄉國家後,我會成為任何地方都沒有歸屬感的、像國文課本裡《失根的蘭花》那樣淒慘。

但 monting 說,沒有,他現在就是這樣的感覺,他不覺得他有所謂的故鄉、唯一的故鄉可言。 「Third-Culture-Kid」這個詞會發明,代表著我的千千萬萬的同類,已經多到可以成為一個詞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