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誌(2022.08.25)-醒醒吧就是還很多人在擔心covid

  • 給了履歷給 Netherland 的一間獵頭,他問了我的work permit visa。
  • 去「老外美語高雄分部」做英文測驗 16/25 。閱讀能力是 A2~B1間
  • Helped by Yukon
  • 上了一堂 Native Camp 視訊課。聽到是做完功課後最便宜的,豪不猶豫把$1890NT刷了下去。
  • 聽寫 VOA lession 9~16,我明顯感覺到聽覺開始進步。

關於英語學習,我是這樣想的。

一堆比我笨的人英文都很好。我只要好好努力學,發揮我「自我review」的精神在英文會話上,哪有可能我學不起來的。最後的大問題會是:我能持續多久。
因為我是個爆發力和行動力快速的人,但是持久力是不見然的,還有心理情緒障疑。

開心進入去老外美語,悲憤的退出

進入4樓的高雄分部後,沒有人,只有櫃台一人。我試著口罩戴下巴進去。一開始對話、上廁所、寫資料,後來做測驗要測一下我的英文程度。
這期間櫃檯小姊按了幾次自己的口罩。

大概對話到了20分鐘後,他終於忍不住說了,「你把口罩戴上好不好?」
我戴上。我覺得我得問下關鍵問題。便問他,如果在上課的時候還要戴口罩嗎?
他說當然要。現在團體班大概3~5人,大家也都要坐遠、戴口罩,這是一種尊重。

到了這裡我就知道又是一個沒在思考,極度恐懼的人了。
現在教室也能吃東西、上廁所。如果有病毒的話,早就傳了。而且現在的病毒
是越變種,傳染力越高,但是傷害越低。 如果真的要「防病毒」,不是應該100%嚴格嗎?
當你接受有人稍微拉下口罩喝個水、吃個東西後,還要人沒事就戴上口罩,這件事已經沒有功效了。純粹就是 恐懼,像「信仰」一樣的虛無。

櫃檯其實一直想問我學英文的動機,但他問不出關鍵的問句。(可能是在這裡,就算他問出來了,也沒有多少人能好好回答)

因為口罩的事,我便跟他說,口罩就是我出國工作的動機。因為我不想戴口罩以外,外加我看這些把口罩視為習慣的人很不順眼。

他:在台灣就是要戴啊。喔你以為有得選擇….
他:你不要太過份。

有人說我怎麼不去發起反口罩運動?因為問題不是政府。
當然政府有稍微的限制,但真正來說,一直是人民還在恐懼,
見我不戴口罩跟他對話了25分鐘,最後忍不住叫我這個陌生人「戴上」。

這就是恐懼,以及在忍耐。

整個台灣,沒有我能去的地方。步出大樓後,我充滿著疫情政治的仇恨,我不爽,他也不爽。

這就是我身處的「華人種族」,這個種族讓我仇恨。這些東西錢買得到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