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腦跟跳躍思考的腦

在寫程式時會有強烈的理工腦出現,那禁箇了我原本能跳躍思考的右腦。
整個會變成一個無聊、一板一眼的人。

程式是死的,用活人的話語對機器下指令不會成功,只能轉換成為指令腦。
久了,也變成我討厭的樣子。

身為工程師的我,其實討厭所有工程師,以及「我體內工程師的部分」,那是無趣的,呆板的。

上週的故事麥聽到有人在台上大罵工程師,真是抒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