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楊正淩 : 所有的事情都有「為什麼」的,如果不知道,就是目前你還不知道而已。

所有的事情都有「為什麼」的,如果不知道,就是目前你還不知道而已。

緣起

2021年4月時,參加了幾場「無蔽讀書會」後,發現驚為天人,有既開放又隨便的元素存在,更重要的是,我似乎感覺到這個主辦人,好像能夠知道「想達成什麼結果,要先做什麼因,而促成結果」的世界運作規則。

後來在楊正淩的場地辦了【凡人的煩惱】聚會,更認識他了。但更讓我驚豔的,是有些我在生活中遇到的難題或是人際關係的問題,甚至是想要遇見什麼樣的人←這種非自我能控制的東西,都能在跟他討論後,得知事情的全貌。不只是個人對世界的面向,連組織團體的東西他也能解構,能力之高讓我直呼遇到神。每當我問他”有沒有被採訪過?”他總是說沒有。我便想試著當記者,採訪他看看。

現行面向大眾的服務

● 有社區理念的咖啡店 – 合理餘香咖啡店
● 開放又隨便的讀書會 – 無蔽讀書會
● 善於解構,能在短時間內幫人解惑者 – 人生/情緒困擾諮詢者

一些標籤(正淩本人不在乎,但問出來的)

●大學沒畢業。液態衝擊樂園 Bass手。
●特教班工讀生(協助宮廟8+9考上大學)、系排教練。擅長街舞。
●曾任職樹樂集咖啡,為音地大帝(318大腸花論壇發起人)合作場地。
●曾任職台北後門咖啡,為社運咖啡店。
●為出版社、台大社會議題社團、紀錄片、藝術工作者等主要合作對象。

後門咖啡-那段影響自己很大的時期(現已歇業)

在2014年,正淩在台北 後門咖啡 工作。後門咖啡是台北一間社會運動咖啡店,跟歷史、出版業有關,老闆是比較激進的經營者。常常會有形形色色的議題倡議作者,或外國的學者來演講。柯文哲選舉時也來演講,一週有3場活動在該處舉辦,是當時的流量聚集地。

Q:在後門咖啡的那段期間,是不是有影響你什麼?

「以前會覺得自己是個很奇怪的人,跟別人比起來,常常覺得自己好像對很多事過度認真,這讓自己顯得有點怪,好像有點糟糕。但在後門咖啡的時候,發現更多人比我認真,我的認真根本不算什麼。這裡的認真是指:在某個特殊領域做深入的研究。

「以前覺得自己講話很尖銳,像是我會講出我看見的問題,說出我所看見的事實。但大部分的人不會這樣,因為真相總是令人難以承受。總覺得這樣會被很多人覺得很糟糕。在後門咖啡工作的時候,有同事很明確的跟我說:他覺得我一點都不尖銳!

對方是朝夕相處的同事,這件事對正淩心中產生不小的影響。

在那段時間裡,楊正淩看見了以人文薈萃著稱的台北,所謂的「多元」,以及許多「專注在某件事情上的人」來到該場地倡議、分享!

莫名的對某些事情很認真看待、研究,原來不是一件怪異的事,也不是怪胎。

它是楊正淩人生成長最快的時期,開啟了一道開關。然而,每個禮拜都要處理3場活動,連續2年的狀況下,一開始的成長,久了變成「日常瑣事」。在他受不了台北後,離開了台北。

流浪到南部/南國

在台北時,一直耳聞台南的文化氣息、房租低、咖啡業也興盛,故搬到台南生活。在台南開咖啡工作室 + 在別人的咖啡廳打工,生活了3年。

後來移動到高雄,在噗咖啡、馤咖啡、瑟拉威等咖啡廳工作過後,後來認識了女友,和女友亞娜一起開店經營『合理餘香.咖啡豆舖』。

Q:你選擇開店,而不是加入別人,是南部咖啡店少了什麼元素嗎?

「會出來開店,不是它們少了什麼元素,而是『沒有合理的工作環境』

從台南到高雄,沒有一個工作環境是能讓人正常工作的。老闆與勞工的身份地位太過懸殊,身份不同就算了,更糟的是關係上、以及制度上、還有管理上的問題。從人的管理、薪資、工作時間,所有的當老闆的都不太能夠「看見別人」,尤其高雄。

而且南部的人都不太喜歡跟人吵架。我在台北的時候,是可以跟老闆吵架的,吵超兇!但我們還是可以繼續工作!!

在台北和人吵架,就算自己並沒有那麼得理直氣壯、就算後來發現自己的不滿意是自己的問題,但跟老闆吵完後,狀況總會好很多,對彼此的處境也會更加理解。

智者、人生解惑者、教學、心理學、分析

在南部時會跟其他的咖啡同行交流,而有豐富學術底蘊又博學的楊正淩,在交流中很快的被發現「這個人腦子裡很有東西」,並邀請開課。而因為讀過很多心理學的各類書籍,結合社會制度等知識,變得很擅長解構事物。很多人會在夜間找他諮詢,不論是創業諮詢、生活中的情緒困擾,都能找他。他能在短時間內理解並分析完你說的狀況以,並且根據你的狀況、用你聽得懂的詞彙解釋。

Q:有些人會來找你諮詢,詢問人生上的困擾、情緒上的困擾,你這樣幾乎無償的幫助別人,對你的好處在哪裡?

「基本上我沒有在幫助別人,只是對方想要,而我剛好有能力可以給,對我來說只是在打發時間而已。

真的要說好處的話,是改變我生活的環境。因為別人來找我問事,我會影響別人的。如果別人真的被我影響了,那麼我的生活圈中,比較偏近我所喜歡的樣子的人就會變多。所以我不是在幫助他們,我是在改善我身邊的環境。

Q:什麼人事物會讓你看不順眼或是生氣?

A:會讓我不開心的,通常是「不合邏輯的」或是「過度想像與放大但又不符合事實的」。

例如聊天或對話時,因為沒有表達清楚,而對方也沒有詢問清楚,故兩個人都對心中的想像做討論,但雙方彼此的想像是差距很大的。
或是在職場上受了委屈,找朋友抱怨,但其實可以找當事人談談看。在沒能有面對當事人,或是試著對話前,會讓自己的想像「無限放大」。但它很可能都不是事實,自己的猜測或是想像的拼圖,可能離當事人(你的利害關係人)很遠。

而另一種東西,是「人們以為是互相友善,其實是在互相攻擊的事」,但這個議題不是現在的世紀可以處理完畢的。

例如很多父母對他的小孩給出非常糟糕的教養方式,這件事將會影響到小孩「未來怎麼對待別人」。父母沒給小孩發展自主能力、獨立能力、沒有給認同……這些東西在小孩長大後,就會造成很多問題,這是整個當今時代的問題,不是我們這個時代能夠處理完的,雖然已經有在處理了。

還有藉著貶低別人、抬高自己來做教學的老師們。

很多所謂的意見領袖或是會賺錢的人。舉個例子,很多會賺錢的人常常很懂得開課,而他在課程裡總會宣導「你現在不夠好,要上我的課、做我這套才會變好」這樣讓人感覺有個明確的道路向前,這樣人們才會花錢去上課,還覺得自己學到很多。但這其實在散佈讓人變得更不舒服的概念。

 

開業的理念

正淩和亞娜一起開了間合理餘香咖啡豆舖,店名「合理」想傳達很多事情都有一個「合理性」存在。這裡追求的是合理。不論是工作時間合理、人與人的關係合理、商品價格合理,都由店名為中心延伸。

Q:合理餘香咖啡店,有什麼理念嗎?

我希望它是一個比較開放、可以接納更多人的環境。是一個「輕鬆」「多元」的環境。

我希望這個咖啡店,不是單純的買賣咖啡的商店。它是一個社區,或是某地區中的『公共場所』,這個公共場所會發揮的效果是讓地區內的人,有一個交談的機會的地方、有遇見人、認識人交流的機會。

 

Q:合理餘香可以作為場地讓人辦活動,有特別歡迎哪類活動在這裡辦嗎?

大多都可以。能「聚集人」「產生交流」的為佳。交流是指「個人」對「個人」。盡量不是上課、不是單方面的,而是有平等交流的為佳。

唯一比較不行的,是像「討論一些想像類的東西」,例如單純「讓大家討論現在流行什麼時尚」,但若是「你喜歡時尚,來分享你的生活中時尚是扮演什麼角色」這樣就可以。

但活動很少,如果有活動想法想執行,都還是可以討論看看啦。

 

現在唯一能夠輕易看到正淩本人的活動 – 無蔽讀書會

除了咖啡店之外,從2020年12月開始,每個月都有2場「無蔽讀書會」,會讀的像是:《想太多是會爆炸的》《過度努力》《練習不壓抑》《你都沒在聽》《偶然的科學》,是推廣心理學、情緒、生活經驗的讀書會。

活動中並非專注在讀書上,而是每一個人的「生活經驗」,主持人會帶導讀。而亮點是:不論你在活動中做了什麼發言,不論是再怪再黑暗的發言,主持人都接得住。

📍活動地點辦在穀雨珈琲。免費加入【無蔽讀書會】社團: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22545425988630/

☕️可以在網路上看到獨樹一格的楊正淩發表想法與價值觀的的文字,在合理餘香 FB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ablegoodcoffee

 

採訪記者/文字:丁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