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就該死 – 藏在我血液裡的美國魂

前陣子讀書會的主持人提到希區考克的《親愛的人生》裡提到對老人的照顧方式是投入非常少資源在上面的。

我並沒有特別要崇洋媚外,而是我的心中一直都覺得「老人就是沒有價值的東西」包括我老了,也是對社會群體沒有價值的東西,我現在歧視老人,老了以後換我被歧視,剛好又合理。

這件事沒有人教我,我甚至人生有9成9都是活在華人社會,但是只要動腦想一想,我就覺得「理應」這樣才對。


而看待疫情,我一直是以美國 不自由,吾寧死 的價值觀來看待的。反口罩遊行的群聚本該存在。歧視戴口罩的人剛好而已。誰敢叫我戴口罩,就跟你拼命。

根本價值觀是:
(1) 如果你被病毒殺死,是你免疫力不好,你該死。如果是我,我也接受。
(2) 人權包含穿戴在身上的衣物以及口罩。要不要戴口罩是個人自由。 沒有人能要求眼前的陌生人「給我戴上/脫下口罩」

所以那些宣稱「我自己是不怕 omicron啦,畢竟都打過3劑了,但是我家裡有老人跟小孩,若我確診了會傳給他們」,在我的觀念裡,就是盡可能散播病毒,讓全球人都確診試試,淨化一輪人類,才能早日群體免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