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的我

前幾天跟威廉在私訊上有一些衝突,但所幸兩人都有些成熟,在一天內就釐清並解決了,也互相取消關注,才能專於自己的事。

最近已經有超過5個人(有跟我現實互動多次的),都強烈的表達:我在現實中與人互動、參加活動時,是個普通人,而且算是很友善,會開成人玩笑、偶爾踩線,但本質上就是個「書生」,而且言語偶爾還會笨扭。

但在網路上,精確的說,在我的臉書或ig上,我的言論超兇。造成很多人會困惑。

這個東西跟我怎麼用社群媒體有關。在此澄清一下:臉書,ig 都只是我拿來發洩(有壞的也有好的)、或是讓我講話被人聽到、被看見的地方,我在實現言論自由。而我並不是活在臉書上的人,我是以現實生活為主。所以,當網路上所呈現的沒有很完整,我是不在乎的。它只是我一個小工具。應該有人覺得很矛盾,但沒關係,因為人是複雜的,你看不懂是正常,因為這是我的人生。

跟大家說說我的【地雷】:如果有人覺得我的網路言論不妥,想要叫我閉嘴。那麼,我基本上會親手毀掉我跟你的關係!要嘛封鎖,要嘛實際上的關係封鎖。

強調一下,不論你掌握多少我的資源。例如我最在意的活動場地,當你是場地方,我依賴你的場地辦活動。在實際合作上我會尊重場地、尊重跟你的私訊。但是當場地方想要限制我個人臉書的言論,我會考慮摧毀跟你的合作。亦即:當你管到我個人平台言論,活動都可以消失,我再另外找地辦。

而且就算你讓我的臉書被關閉,我還有ptt多個帳號、dcard帳號、各種注冊新帳號發言,我想講話的需求與動力遠超乎你的想像,我不需要有名,我只要靠內容,就能博取聲量。

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我有病。

我從小就是被媽媽忽略並且精神暴力的人。而現在,我講話依然笨拙,我接受自己的笨拙,不想長進。每個自以為「會傾聽」的人,跟我講話,有一半的人只是會「自以為聽懂」我在講什麼,我根本不被理解,我覺得對方也不想聽我講話。

逼得我只剩下社交平台能發言。而且很多人,只剩下看我的文字看得懂,懶得聽我講話。我就是因為覺得沒有人要聽我講話,才會開發寫文字的能力(從國中到現在)。

也是因為覺得「沒有人要聽我講話」,才會有源源不絕的動力『辦該死的Open Mic』。我希望讓其他跟我一樣「不被傾聽」「不被理解」「不被看見」的人有個機會現場看見、現場傾聽。

回到我個人,能看懂我臉書的,能「讓我覺得你懂我」的人,目前看來都是有定期見面的人,才會比較看得懂我臉書在打什麼。

一個幫助你了解我臉書言論的方式:
一般來說,網路酸民是因為暱名才敢講各種歧視言論。
但我會用我個人臉書與IG帳號直接講。不惜破壞跟任何人的關係。六親不認。私訊上我會當作跟你實質的關係,會比較客氣。但是在公開平台,我就是酸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