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的雜感

言歌跟我說:你在學習,大家也在學習。這種多人一起做的事情一定會有所缺漏的。
志工來,是靠著他們的熱血,盡量不要潑冷水澆息。

第一次組團隊,我怕大家不知道要做什麼或是後來才遇到的問題所以我得居中協調,所有群組的對話我都得看,follow up。或許未來可以再放鬆一點,一天只看一次群組之類的。

當我跟第2個人通過電話,再次驗證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當我決定:直接冷血的把所有人的貢獻一一列出,問有誰想退出後,不想退的再來開會。

我發現:我留了一個洞讓人來。
我先試著過濾已經討厭我or這個活動的人。
但這個活動盡量不要成為我的形狀,覺得這個活動還有救的人,來開會,移除一點我的冷血,加一點你們的溫暖或各自的元素,稀釋我的比例。

這樣真的有機會讓活動成為大家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