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現了一手好牌

2021年8月時我在【失敗者小聚】上難過說著,我一直辦各式各樣的小活動或是openmic,總是有人會來幫我。但我發現久了,我開始把對方當工具人,當棋子。我需要平板,就徵到平板;需要攝影師、就徵到攝影師。但我發現我在心裡開始當「這個空缺」是個棋子,物化它了。而且彼此間因為是人,我需要做某些協調溝通、互動、或是fire。我感覺我在run一家公司。但我還不敢說公司,只敢說組織。

有人跟我說:但他們都是自願來提供幫忙的。
但我討厭的,是「當別人是棋子」的我自己。我希望能好好把眼前的人當人看,而不是一個職缺。但我做不到。

2021年12月30日,故事麥說明會…

為了讓五顏六色的人,甚至是未知數量N的人有機會一起合作,我用工程師的思維,把項目全部解構區分;並用UIUX的思維分紙讓大家能自由填入各個任務。

說明會當天我無法處理這些大量data。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這些紙,代表者每一個項目背後都有好幾個人能做、願意做。連主持人都有3個人!!

即便有一些人離開團隊,也不會怎樣。

這是我心中超理想的狀況了,這樣很多事務大家都能很輕鬆,每個人只要做一點點就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