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chsurfing Meetup

好不容易遇到jackal,問他 沙發衝浪聚會的現況。結果是:已經停辦很久了。

我瘋狂的問他那線上版呢?也幾乎停了。
那台北呢?那國外呢?
那為什麼之前能夠「總是有一個人出來當host 讓這個活動得以延續下去」,那個元素是什麼?

那是少數讓我覺得「這個聚會比我能生出來的活動等級還高」的活動。它看起來很簡單,只是每週有個人公布個訊息,大家甚至站在公園裡交談。但就是因為簡單,才得以延續。而人來來去去這種極端的開放,是我做不到的。真正的人與人的交流、社交,什麼都不用準備,光人來就夠了。

我瘋狂的告訴 jackal 我不能辦,我辦只會變成我的形狀。我希望的是那些原本在台灣的外國人來辦。我還想出一個辦法,我去 CS 社團裡面講,問有沒有人願意出來當主揪當host。

最後,他提了一個解釋「邊境封鎖很久了」,在台灣的外國人已經太少,於是沒有需求了。

瞬間,一切都合理了。

於是我也瞬間放下這個期待。
偉哉,瘟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