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故事團隊與我

1) 若有一天連我都不用參與有人就會辦,那反而我也覺得無聊,我也想搞點事做。最好的狀況,就是每個人都分到一點他想做的事。我也是,分我一點東西玩。

2) 第一期說明會很多人因為現場氣氛魔幻之下而加入團隊,但時間會證明一些事,例如他不想貢獻或是他其實不喜歡我的管理風格,或是他的貢獻 = 0。這些都會造成團隊人流失的事。

我總是很容易太認真,對所有事情。但同時代表著每一次的開會都不會浪費大家的時間。

張鈞說我的團隊就是讓人覺得好玩。我必須說,可能真的會這樣,而且會是非常有趣的團隊。

一般人會覺得要好好選一個場地長期辦,因為轉換場地的成本非常高。而我居然能想出「我們就每個場地輪流辦,像巡迴演出一樣,就不用覺得捨棄誰」,因為對我來說換場地很稀鬆平常….在群組丟出後,這個想法成員好像算是接受的。如果真的這樣玩,這7個人在我的風格自然展現下,他們會得到有趣好玩的體驗。(在高雄不同場地辦活動、當工作人員)。

3) 正凌跟我說到,我在管理團隊時,如果我好好觀察團隊中的每個人,好好的透過時間照料、觀察,久了我不管跟誰在講話時,就會慢慢的切換到「以他為主」的脈絡下。

我同意,但我很明確的發現這超出我的能耐了。我只能不斷的提出有沒有人想換工作、或是增減工作的機會,但要團隊的人自主說他願意才行。

4) 我問正凌:我想做的這一件故事openmic是微正面的,但它並不等於100%我個人,那,會不會終究是空集合或是徒勞無功?

『不會喔!每個人想做的東西,都不用是百分百他自己。像我是個憤青,但這間合理餘香也不是我的全部,我只選擇了某些東西放進去,展示給大眾而已。』

瞬間,我 Unlock 了一些思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