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打我的所思所想

無力感

在 Venado 8 又遇到一個熱愛台灣的波蘭人,而且他是真的講得出好些中文的人。他聽到我來自台灣他很感興趣想跟我對話,我們也對話了。但我在離開前沒有欲望主動跟任何人合照,因為我也懶得做回台灣炫耀這件事。

因為我的內心又開始憂鬱了。

在坎昆也7天了。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公車的路線是什麼。只靠著第一天在青旅遇到的好心人直接了當的告訴我答案「車怎麼搭、從哪裡塔、搭去哪、大家都玩什麼」而我就在這個接近 Hotel Zone 安全區域的邊邊裡閒晃。

我很難過又無力,因為不應該是這樣的。公車的路線,上網查,真正官方在運作的都是西語,而我看不懂。若要看懂得用大量的電腦來補助。

簡單的說我發現我在墨西哥完全喪失了求生能力,精確一點說,是得不到我想要的:稍微抽象、有時間性的(不論是星期週或是一日的時間)、公車路線會怎麼走、迷路了怎麼問人問到回家的路。我想要的這些東西,我的西語能力無法讓我達成這些事。為了不造成後後麻煩,我選擇活在安逸的地方。

眼神接觸

在查語言的時候,看到有人分析關於「眼神接觸」,在西方眼神直直看著你有興趣的人事物,是代表尊敬、禮貌;然而在東方世界,則是反過來。
對於我這種偶爾出國十幾天的人,一開始會不適應西方的直視文化。後來漸漸適應後,就差不多要回台灣,回台灣我直接看某個人看很久,對方就會馬上覺得很不禮貌。(男的會覺得我有敵意、女的會覺得我在意淫他)

## 我的大膽嘗試

因為一直在墨西哥走路的關係,拖鞋開始磨平了。本來打算回台灣一定要花450買雙新的。今天在 Walmart 臨時看到拖鞋,才100pesos(台幣130元),就買了。希望當地出產的拖鞋可以很適合在當地走大量的路!

身心靈的朋友說

有憂鬱症的人啊,要好好照顧自己的心靈。不要一直「Go! Go! Go!」而是先安頓好自己的心靈,再出發去行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