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第12天-原本不該存在的一天

墨西哥第12天-原本不該存在的一天

早上4:30 在墨西哥首都的機場地板上,被警察用言語踹醒後,我拿著牙膏牙刷到機場公廁刷牙,像個注重牙齒健康的難民。
我又累又暈搭公車到downtown,中途還被司機歧視要我搭下一班、搭到後到了 San Lázaro 還要再下車換下一班。

到了傳說中的 Downtown Beds 青年旅館時,是早上6:00。當他告訴我有訂到,但是checkin 時間是下午2點後,我拿出我準備好的講稿。

“那我可以先寄放行李嗎?啊……有沒有可能,有什麼房間可以讓我躺一下?例如儲藏室之類的。我飛機2點才到,現在非常非常累。”

他說他其實可以直接給我一個床位,但要算昨天的。昨天1天是200元,接下來的2個晚上是322。我想了幾分鐘,我的身體虛弱成這樣,決定說好。
進入了寢室後,幹,我在上舖,高到爆炸。我身高180cm,上舖大概有250cm吧。我看到了傳說中「墨西哥式老城市的樣子了」

在上面從6點睡到11點。拉屎。洗澡。

去藥局買了凡士林。

去墨西哥餐廳,點餐又受挫,最後逃出來。
進入一間VIP店 想要點79元的套餐,一樣要經過重重的關卡,他們用西語對我講的每一句話,即使是讓我有更多選擇,都再再成為我的困擾。我根本分不清楚名詞還是句子,但是他們會以為我懂了。於是我成為了他們覺得很難搞的怪人,只要誰來跟我接洽,都是痛苦的經歷。

與 biomedical 通電話,跟這裡的人講英文讓我很難過。很多時候聽不懂時根本不知道該不該多問,問了可能造成更多誤解。我也有點害怕,要是明天pcr test 沒有做成功,或報名來不及出來、或是我確診了,就不能搭上回台灣的飛機了。

在青旅,覺得好冷。

晚餐吃中國餐廳的自助餐。

洗完澡後,我準備睡覺前。我去跟旁邊的一個男生室友say hello。結果我們聊了1小時!他叫 Abrahan 是墨西哥當地人,來這裡工作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