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第11天-要離開坎昆了

明明是晚上23:50的班機,我卻好像也沒有很想去做什麼事。
傷口依舊。 Abdon 和 Martin 偶爾會跟我講話。

Martin 說他很熱愛台灣,我問了他有沒有去了某個國家後但你發現你不喜歡的?他想了想後搖頭說no,雖然我不確定他是說「不懂你的問題」還是「沒有」。我覺得我這趟旅程有點悲哀,我也很想喜歡上墨西哥啊,但是在語言不通之下,完全沒有辦法。

去oxxo用他們的熱水沖了我從台灣帶來的泡麵。喝了昨天買的20披索的胡蘿蔔汁。
傷口用的OK繃快用完了,我想學怎麼自製傷口處理方法,這樣才不用受限於ok繃的大小。於是我去了 Walmart,買了紗布和膠帶。順便看到了拖鞋,可以試穿之下,決定買了!←這是我的壯舉,因為通常很難快速決定買下貼身用品的。

想要找間咖啡廳好好喝咖啡醒腦,結果走到一間 簡餐店,點了難吃的豬皮餐 = =。覺得沮喪,每天都吃糞。我已經分不清楚google map上的圖片、或是店員在跟我說的話,或是店裡的菜單,我沒有一個有把握的。

後來經過漢堡王,進去了,發現可以不用點,就在那裡處理我的傷口,以沉澱心情。

沉澱完後發現我今天根本沒熱情做什麼事,索性早點去機場好了。果然,中途又一堆問題讓我得緊張的處理。在ADO bus terminal,也是問了2個人我才被換到正確的排隊位置。在公車上要到哪一個 terminal,司車也是用西語講,不用英語講。

在坎昆機場,我找了一間餐廳點了200元的三明治餐,我吃得好滿足。我才不在乎什麼墨西哥taco的當地料理的。到一個地方本來就可能會吃到一大堆當地料理。我只覺得 taco, txxxx 都難吃死了。

結帳時小費22元,我給21元,我說可以這樣就好嗎?被墨西哥服務生疑似威脅的問我國家、以及姓名。他也亮出他的姓名。

check in後,安檢順利過關,沒有被刁難。

在坎昆飛往墨西哥城的飛機上,坐我旁邊的是一對情侶,被拆分開坐。男生手裡拿著200元的鈔票,跟坐上他女朋友位置的男士講了一段話後,男士與女朋友換位置,於是情侶得以坐在一起。手互相緊抓著,還一直自拍XD. 我在心裡想,才不過2小時的飛機也要如膠似漆,換到位置後把女人抓著像他的所有物一樣。未來一定有機會成為恐怖情人或是家暴XD

凌晨2點到,我打了幾通電話想找便宜的旅館,都失敗後,只能睡機場,找了一個其他人也躺在地上睡的地方。我也跟著躺在地上睡。冷得要死,我的髒腳穿起了襪子鞋子。好不容易佈置到能有一點溫暖。才睡1小時吧,竟然被警察叫醒。我們都已經這麼可憐了,還要趕我們起來。繼續睡,又過了30分鐘吧又被警察叫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