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覺醒的背包客

加洲的 Abdon 似乎是一個追求內心平靜、chill的那種靈修人。23:30,當公共區域的人逐漸走光去洗洗睡。我突然有個想法,便跟他說:我以前曾經得過憂鬱症,持續了2年。後來才治好+停藥。但是即使好了,我的身體仍是屬於憂鬱傾向的人,雖然不像以前那麼嚴重,但也常常感到沮喪。

當我講到 depression 的時候,我看到他從 chill 的狀態變成嚴肅在聽我說話。我猜我投石投中了,這是他感興趣的事。

他問了我憂鬱時的感受是什麼?想的是什麼?我們聊了一下。

「沒有進入低潮,不會知道快樂是什麼。」他說。「沒有黑暗,就沒有光明。」
「你要知道,當你有本事進入”沮喪 area”,那表示你也能進入”快樂 area”。只是要想辦法去切換而已。」

他開始說他自己,以前他也是怎樣怎樣bad,後來……他「spirit awaken」了。

聽到這裡我整個覺得很有趣!在台灣身心靈掛的常常會說「靈性覺醒」,沒想到我居然有幸聽到歐美人很自然的說他「spirit awaken」。

他建議我可以試著冥想。以及大推《當下的力量》。

後來我們各自去睡覺了。

隔天早上他起床後問我「Hey man, what’s up?」,我告訴他我正在找我的泳褲。他說他盥洗完後會去OXXO 買咖啡,然後去公園吹簫(笛子),看要不要一起。

我遲疑了一陣子後,說好。我知道我昨天講的 depression 中了他,我在他眼中成為他想幫助的對象了。雖然不知道他去公園到哪要幹嘛,但我讓自己開放與chill一點,我說好。

走到公園後挑了張長椅坐著,他像有經驗的治療師般,用簡單的英文口語教我「怎麼感受當下」。去聽聲音、感受自己坐在椅子上身體的重量、感受風吹拂過的觸感。

中途我問了他幾個問題他也都能給出好回答。

另外又做了「專注在當下給予你的」。有人帶著我做,還能解決我的疑惑,這才讓我真正感受到身心靈掛的人到底在幹嘛XD

我好好的跟他說感謝分享後,才道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