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過度努力模式 – 一直要向自己證明在市場上還能生存

我有3個過度努力,或稱為強迫症/人生悲慘故事的心態。

1️⃣ 工作。若遇到一個好工作,我最多做2年就會離職;若遇到壞工作,可能做1年或更短就離職。我很怕過競依賴一個工作太久,因為一旦同一份工作做太久,那就會慢慢失去”重回市場面試職缺”的能力。你會跟同事的默契越來越好,但也可能磨合到後來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這層工作關係是死的,定型的、習慣的。越習慣原來的同事,要回到市場面試、接受新的同事的成本就越高。

2️⃣ 朋友。我也很怕自己過度依賴朋友。一旦與朋友感情越深,我對他的依賴會越重,也減輕了我再去社交、認識新朋友的動力。我很怕失去一般交新朋友的能力,所以……會定時把自己跟其他舊朋友的依賴/期待調低,讓自己再去參加活動,遇見新人。

3️⃣ (這是比較高等級的怪癖)證明自己能自由降落到地球上任一個國家而能生存。自從我2013年降落到澳洲生存成功後,我上癮了。每隔半年到一年,我就喜歡挑一個沒去過的,最好是跟台灣文化差很遠的國家去旅行。旅行方式都是,直接降落到當地,住hostel與其他背包客社交、申請沙發衝浪(BeWelcome)去住當地人家、搜尋 meetup 去參加當地人的活動。

我想向自己證明,我還有能力隨便降落在某個國家/城市後,在街上亂晃,還能生存並得到一些體驗後再回老台灣國。

我害怕過度依賴工作、怕過度依賴朋友、怕過度依賴台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