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咖刺青企劃訪談,有人來採訪我的怪(個人)以及我提供的價值(活動)啦

怪咖募集企劃的成果出來了,連結

不過這個文案礙於篇幅,其實寫得少。當時他採訪我的Q&A我覺得比較精彩,有蠻多對活動的核心價值、第二價值、出了錯怎麼辦等等的Q&A問答,分享在這裡。

wierdo

Q:什麼契機下決定開始舉辦踹共?第一個舉辦的活動是什麼?怎樣的人來參加?

我從2019年開始在高雄辦一些實體聚會,稱作『高雄怪奇活動』,分成以下三種
① 踹共Open Mic = 廢物麥
自己提供主題和文案,整理四到五個人放到粉專上媒合觀眾,時間限制 20 分鐘以內
② 跨域交流:抄襲台北交點,交三個跟自己有關的關鍵字,自介&放照片
③ 主題小聚(失敗者小聚、有病識感小聚、怪人們、沒事的人…等
參加的人各式各樣都有

Q:為什麼你覺得自己是個怪人?

嘿嘿,很多面向吧。

我有『逃避型依戀』的傾向卻又喜歡與人交流,所以覺得好像很適合辦這種有交流但不會太深的活動,因為參與成員會不停流動,我就可以一直把眼界放在新的人身上。

我有時候會進行一些破壞關係的事情,家人、朋友都會。像是朋友相處兩三年通常一定會有看對方不爽的地方,大部分人可能會怕失去對方就忍著不說,但我不會忍,會直接把負面感受告訴對方,這樣就會導向兩種結果:要嘛對方因此了解我的想法、改變行為,要嘛就不爽離開。

若對方選擇離開,會讓我感到釋放XD ←逃避性依戀。

Q:目前舉辦過最有印象的一場活動是哪一場?有什麼故事讓你特別有記憶嗎?

因為我有很多種活動,我把 踹共OpenMic跨域交流 各取一個故事來描述。

1️⃣即使 踹共 Open Mic 是主打講再爛都可以,但事實上,一開始還是只有很會講話的人報名,過了兩三場三四場才開始有台下聽眾報名。

有一次是一個在中x(aka 高雄台積電)工作、沒有經過任何演講訓練的理科先生,上台講了二十分鐘簡報然後講超爛,我看了一下很多人都在滑手機,結束後去攀談問他準備多久,結果他說每天下班都準備很久,但內容也真的很無聊啦,都是講他大學學的東西,車床之類的,其他人根本沒興趣。第一次看到他站在台上都在發抖。他可能發現了就算他講得這麼爛,但主辦是接受的,甚至歡迎再來試。後來他又報名下一次活動,上台玩了兩三次。

從這個人和其他素人的經歷我就發現,這些活動提供的價值是讓默默無名的人被看見,從報名到站上台演講都需要很多勇氣,但這些勇氣是他們給自己的

2️⃣有一次跨域交流為了吸引陌生講者,花錢下臉書廣告,徵求想要上台 20 分鐘講東西的人。後來找到一個當時是 7-11 店員的八年級生來講他的人生冒險故事,講完台下 20 個人都熱烈鼓掌、要求合照。當時我也對他產生很強的興趣,就有去跟他聊天,後來問他能不能以朋友身份約出來,形成了我和他的半年朋友關係。

這也是我辦這些活動的主要賣點之一:讓這個城市的人有機會可以聚在一起,去影響彼此的生命,創造出跟原本不一樣的東西。不過這還是都需要機緣啦,不能勉強。

Q:作為主辦的自己從中獲得什麼?

主辦是最累的,我的獲得其實很少。

願意繼續辦下去的動力是:

  1. 我發現一個台灣的問題/現象是,所有檯面上看得到的講者都是名人或是跟主辦單位關係很好,但平常身邊可能就有很多不有名也沒有那些人脈的人很會分享故事、很會教學,有價值,只是沒有機會被看到。我看這件事情不順眼,故出來作。

  2. OpenMic 這個詞,目前台灣人都只會覺得是「脫口秀」,這太侷限了!其實唱歌、樂器表演也有。而且講笑話很難,我辦的 Open Mic 並不限制只能講笑話,還可以是想法、人生故事、anything,我想要做的就是重新定義 OpenMic,就像卡米地十年前就開始辦單口喜劇、脫口秀、OpenMic 但是一直沒有人在乎。十年後,博恩紅了!這個文化才再由薩泰爾等人推向大眾,我也想透過這些活動對 OpenMic 進行構造改革,提倡 Open Mic 文化(不只是脫口秀)!

而對於我個人的獲得?我自己是也不太擅長說話、沒有觀眾的人,我想要/需要一個舞台,所以辦這些活動讓跟我一樣的人能找到舞台。

Q:多數人察覺到自己有逃避型依戀的傾向應該會希望可以解決吧?為什麼會希望做一個交朋友的活動?

最開始會知道自己是逃避依戀,是在網路文章看到健康/焦慮/逃避等依戀,就發現自己是後者,身邊朋友也同意,其實這可以算是一種病症,但我覺得現在辦這些活動就是在妥善發揮我的病,轉成對這會有貢獻的作為。

因為一個非常健康的人是沒有太多辦活動的需求的,因為他自己生活得很安穩,安身立命。而我自己可能還很中二吧,覺得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有病,如果我利用我的病,把它轉化成另一種能量,那會讓我能創造更多玩樂的聚會,讓大家一起同樂。

Q:失敗者小聚是讓每個人帶失敗故事來分享的活動,活動說明寫著「失敗後有反省一下,願意跟大家分享。這樣就可以了」想知道你怎麼看待「失敗」。

先簡介一下失敗者小聚的情況與價值。失敗小聚辦過六七場,之前有個癌末女患者,他有做一些自媒體(Podcast),有一點聲量,然後網路上大家都覺得他很『樂觀』、正能量、戰勝病魔等,但久了他反而無從發洩,後來看到這個活動就跑來哭,說自己沒有媒體講得那麼勇敢。

還有過一個雄中畢業後大學沒畢業,只能靠高中學歷在高雄當打工仔的人,我聽了他的人生故事其實就是一直在做失敗決策,活動當下是在做外送員。後來也因為對他很有興趣進一步認識後發現他還會在家直播燒炭,移工女友報警才被抓去醫院關起來。

也有公務員來抱怨不容易轉職,雖然薪水穩定但同事沒有感情工作很無聊,所以覺得自己很失敗。

對於失敗這件事,我的看法有政治正確政治不正確的兩種版本:

政治正確版:人生經驗沒有成功失敗之分。一個人的錢賺得多、賺得比你多,只代表在「金錢」的面向上他是成功的,但說不定,在家庭上他是失敗的(跟你比起來),或者,在「生活悠閒度」上,他是失敗的,而你是成功的。

像辦活動這種創造類的東西也沒有失敗這種事,只有成效好不好,做出來本身就是一種成功了。

政治不正確版:大家都倡導不要比較,要多元看待個體,但如果放到同一個面向上比較,就一定會分得出成功與失敗了吧?那在這種時候,失敗還有價值嗎?例如奧運項目有 10 分跟 2 分的選手,後者就沒有價值嗎?我想了很久想出答案:弱者的價值就是在襯托強者

同樣都是努力的運動員,一個不斷努力只得2分,一個不斷努力能得10分。 得2分的人,就是在告訴得10分的運動員:「嘿兄弟,你已超過全人類的極限8分了,已經夠好了,可以休息一下了」

有人得2分,才能襯托10分的厲害。而10分的人,轉頭往後看看2分的人,他便得以放鬆一下。

Q:失敗者小聚是否有鼓勵大家欣賞自己作為弱者的價值

會不小心做到。來之前大家都覺得自己很失敗,但聽聽別人的分享、互相比較之下可能會發現自己也沒那麼慘,像是公務員聽失業者分享後,會發現至少我還有工作、反之失業者聽了公務員有工作其實也很糟嘛~就能互相被安慰到。

Q:你舉辦的活動包含很多與參與者私人生命經驗或自我認同相關的課題,通常現場的氣氛如何?會不會有出現尷尬/衝突/緊張的情況出現?你通常會怎麼處理?

有時會遇到那種很明顯不是講真的失敗經驗,只講表面的人,最後大家就會互相影響,一個接一個講得很收斂,這時候主辦也不會去干涉,畢竟一場活動就這麼幾個人,氣氛是由大家一起決定的,每個人都要負責一定的比例,要一起尷尬一起表面就沒關係。畢竟……說不定尷尬不是壞事,可能大家都想要表面、淺談即止,那就這樣。

Q:失敗者、有病識感、怪人等等關鍵字,都跟社會上會給的標籤有關,你怎麼看待給別人標籤這件事?

標籤是一個分類,是中性的,讓別人知道可以怎麼對待你、使用你。

比如說有個人說自己是「女性主義者」,就知道跟他出門可以AA制。
或是有個人說自己是「憂鬱症患者」,就知道若看到他很低潮…表示正常能量釋放中,不用特別干涉XD
我喜歡把自己身上貼滿標籤,尤其貼上負面標籤,一方面覺得很酷,一方面會過濾掉不適合做朋友的對象。

Q:什麼樣的人,會被你稱之為怪人?會用什麼方法來評斷?

我覺得通常是對方沒辦法理解你才會說你怪,如果可以用這個人『有趣』、『有故事』來形容會優先講這些,實在搬不出相關用語,表示他真的不能理解你,才會說是「怪」。

每個人只要做自己,就會變得很不一樣、很怪。

Q:請跟我們分享幾個在你心目中最值得一提的怪人怪事(自己或別人都可以)

高雄有個都市傳說是一個人在他的腳踏車後面掛布條,寫著:數學物理冠軍,天下一流人才。多年來新聞報導和 Ptt 都一直有他的相關消息,每天都會騎著腳踏車到處繞,如果之後有機會希望能邀請他來參加我的活動。

Q:丁丁你目前的正職是?

我是網頁前端工程師,這些活動都是下班後搞出來的,所以一個月最多只能辦三場

Q:講座、論壇這些活動通常跟成功學有一定程度的關係,但你辦的活動卻鼓勵暢聊失敗經驗。想知道什麼樣的人對你而言會定義他在自己的領域是成功的,甚至成功到值得被學習呢?

在我眼中沒有人是成功的。
有錢、專業等等指標都只是單一面向,不代表在這個人各方面都是成功的。

Q:為什麼想參加這次的企劃呢?聽到企劃內容時的想法是什麼?

我覺得這就是個利益交換,你們需要素材,我需要曝光。

雖然我活動做得有點起色,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一定也有喜歡採訪的人。只要我一直跟別人合作下去,久了就會

但因為我喜歡破壞關係,所以身邊的淺在記者、會做採訪的人們……不會有人跟我關係好到願意採訪我,如果可以藉由你們的計畫得到賞識和宣傳,對於我後續辦活動的曝光會很多幫助。

Q:有沒有被別人說過自己是怪咖?你覺得自己是個怪咖嗎?

我本來以為我沒有很怪,只是世人不理解。

辦活動辦到後來認識另一個也是辦活動、而且更有經驗的合作對象,當時是大學辦 TEDx 的主辦人,兩個月一起從零到一起辦了兩場活動,因為過程有大量的溝通,所以以為他一定知道我在幹嘛,知道我也是個凡人。後來吃飯言談間對方對我說「你啊,就是個怪人,沒有冒犯的意思喔!」

我才發現原來在他這種「有那麼多樣本數的人」的眼中我也還是怪人,看來我真的怪。QQ

Q:想對其他怪咖說的話?

如果你在高雄,也是個被壓迫的怪人,歡迎來參加我的活動,fb搜尋: 高雄怪奇活動高雄怪奇HubIG:@ksmeetup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