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讓我無力與哀傷

「口罩幫我戴上。」全家店員說。
我幾乎每天都會遇到有人來制止我戴上口罩的事,每一次被提醒戴上,就像一記重擊般打在我心頭,讓我對台灣這塊鬼島更痛恨。
我瞧不起所有覺得戴口罩防疫,這些喜歡守規則或怕死的人。我看我的國家不順眼。

 

2021-10-30 台灣本土+0,境外移入+7

可能是 1 人和文字的圖像

打了疫苗,明明有宣導「打疫苗也是會確診,只是防重症」
打完疫苗就要把它當感冒。

結果台灣在清零!在清零!看看境外,這才是真正的和病毒共處。甚至可以去得得看,康復後就免疫。

現在所有的解封措施都是建立在「現在台灣清零」的狀況下喔。

到時候清醒,一開放國門,一天+500,就準備看台灣人嚇死,強迫政府繼續鎖國。

 

當我發現我的心理師已經漲價到2000,以及要排到12月底,唯一的後援消失了。
我去寶雅買了時下年輕人最流行的「魚形口罩」,100元,20片,韓製KF94。買完馬上戴上,如果我感覺還行,那以後我只要戴好,就能變身成為一般的凡人,融入社會之中,再也不會倒垃圾時要承受異樣眼光。
結果是悶得要死,不如我的PITTA 花粉口罩。
於是,我花了100元的「適應稅」,想要適應這個社會,失敗了。
只好繼續對這個社會說幹你娘,還有對能適應戴口罩的人幹你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