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這塊地區,讓我厭惡

昨天做了個夢,一是H在我旁邊,好像期待我去按他粉專讚,但我很不情願的說出原因:我看別人的活動都不順眼,所以需要保持距離。二是我夢到很多工程師已經在台中遠端到別的地方工作,台中已經遠遠超過高雄的發展了。

而讓我失落的是,我在工作事務上雖然過得很爽,但是人際上我已經確信跟這群人沒有任何的交集了,不會有任何的私交,甚至連朋友也稱不上。每天上班的8小時,是我人際關係孤立的時段。或許這是我讓我想走的真正原因,否則的話還能待一年。

我看著其他人開始在臉書上打卡、玩樂出遊,我卻不知道能去哪裡玩。我還陷在防疫的警戒及後遺症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