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睜眼都在受折磨

因為疫情去看心理諮商, 昨天。
我問老師有其他個案因為這樣來看的嗎?他說最近沒了

 

我每天睜眼都在受折磨
看到一堆店家因為疫情而結束營業我好難過
看到路上每個人都戴著口罩我好刺眼
我看所有戴口罩的人不爽
看台灣政府不爽
看高雄市政府不爽
看所有線上聚會不爽

每天,24/7/365 活在壓抑中

有人能懂我的痛苦嗎?有人跟我一樣嗎?
沒有,因為你們都適應了

 

 

那你做了什麼?諮商師問。
我成為全公司最少戴口罩的人
在路上我也全程口罩戴下巴,包括警察經過
參加活動也是口罩戴下巴,等著被制止才戴上
在我的活動上我用最高權力宣佈此地不強制戴口罩,自由。
在一片線上活動中,我開了前端工程師在公園下的聚會,5人參與。
甚至,想參與不戴口罩的抗議。也曾想過組織,但我知道,一旦我組織了、去立法院前抗議,媒體報導了,我的工作也不保了。我需要一個辦公室空間讓我下午能被壓迫以及吹冷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