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未知的勇氣 – 談武漢肺炎

【面對未知的勇氣】
 
我之所以會對那些對病毒恐懼的人非常看不順眼,甚至看到讓我得內傷….因為我本身就是一個很有勇氣的人。
 
你說既然我這麼不怕,有種就出門就不要戴罩啊?因為,這個我明確知道當我這麼做,1我會被民眾獵巫,2我會被政府罰錢。這是明確知道的後果。
 
但是 covid19呢?那些很怕得病的人,知道台灣的康復率是90%嗎?知道康復後的人,只有1成中的75%有後遺症嗎?
 
我做過非常多的田野調查,發現一堆人確診了、康復了,都活得好好的,現在被稱為 long covid。但他們不敢承認因為會被獵巫到影響生活,媒體也不報因為大眾喜歡看的不是這個。
 
這些俗人,怕的是不知道得病之後會不會很嚴重。不敢去「試試得得看感冒」看自己會怎樣,不敢去看康復後的人過得怎樣,只停留著「大家都說很恐怖,所以我也覺得很恐怖」。
 
這並不是得了之後一定會挫塞,而是「不知道」得了會不會挫塞。
你們害怕這種未知的恐懼,讓我瞧不起。
 
幹。
 
Ref:
1) 台灣人防疫可以做得這麼好,是因為民族性太怕死而超自律,不是因為政府。
2) 康復後好幾個人都生龍活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