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影響我很大的人

一個影響我很大的人

某一次的說說openmic上,已經面臨到開始徵不到講者的窘境,主辦也跟大家說這件事。於是在每個人輪流發表心得的時候,有人提出了「請不要限制主題」這個提議。

而當時的我,開始自我懷疑「為什麼別人辦活動都有團隊」只有我是狐狼,為什麼我這麼不喜歡建立團隊??我是不是怪咖?我是不是『有問題』????我腦袋思維系統是不是哪邊錯了???

下課後我去找他攀談,他是在台南開過「故事交換所」的人。我問了他「你也是跟朋友一起辦嗎?」

他說『沒有,我是自走炮。』

他當時說這句話的自信與坦然。

深深影響了我。

幹!

原來我不孤單!我能遇到一個自走炮,就表示還有N個自走炮存在。

原來「自走炮」是正常的。

原來可以這麼的 <<<<< 坦然 >>>>>>

於是我開始接納我自己 就是個自走炮
原本還會畏畏縮縮,一邊辦活動一邊自我批判 我應該有病。

變成了:幹原來我是正常的,我才開始好好利用我的「自走炮」開啟各式各樣的活動!

自走炮的優勢、靈活度極高,我想得到的我就辦的出來。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辦 怪人們 – 尊重彼此的怪 的原因之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