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失敗者小聚的參加心得

2021/8/15  真失敗者小聚 #7 這場活動,我以參加者角度分享一下心得。

可能是顯示的文字是「真失敗者小聚 失敗與煩惱的聚集地」的圖像

 

活動辦在合理餘香.咖啡豆舖,16:40 活動開始之後,主辦人跟大家解釋活動的目的是一人帶一個失敗故事來分享(的聚會),每個人有限制時間9分鐘,在時間內講話,別人不要插嘴、講完後才讓大家能自由回應。
以及什麼你至少會得到別人的傾聽,以及聽到別人的東西。
以及說大家都是失敗者了,在回應時對其他人不要太兇。因為那是人家的人生,我們其實只聽到他片面的說法。

我第一個,講了我最近因為疫情而要常常戴口罩的不適應。在家不用戴,但是自己家很小所以一直在家很崩潰;在戶外走路還是得戴口罩好累;在餐廳用餐或咖啡廳,也常常被店員提醒嘴巴沒有進食時請戴上口罩。而自己平常心理崩潰時會去的心理諮商,也因為三級警戒後轉成只有線上視訊。我試了2次,一樣很討厭線上諮商,因為一直會有一種 我必須在這個攝影機照得到的地方,如果移出邊界,老師就看不到我,我還要顧及老師的視線,覺得很累,一點也不放鬆。再者我不想一直待在家。試了2次線上諮商,我親身感受到少了很多現場諮商時能有的化學反應。我其實不在意疫情,怕的是大家的獵巫。所以追疫情很勤,每天下午2點都看那個+幾的數字,只要加得少,大家就安心些,大家安心我才安心。如果加得多,大家就恐慌,那我就得小心。我就像溺水的人般(到現在還沒習慣戴口罩的人超吃虧),有人能跟我說大家現在對於疫情的態度嗎?

很快的9分鐘結束了,有人跟我分享了他目前對於疫情的安心程度到哪。有一些人回應,我忘記什麼了。
但我發現,一直在忍耐、不敢講這些政治不正確的言論的我,在這次9分鐘發言裡,我在現實中講出來了……而且大家好像很認真在聽。

而我把我最在乎/害怕的事講出來,我看到大家的反應好像是「喔…有這麼嚴重嗎?」「喔….好啦,看你好像蠻辛苦了,有點能體會。但其實也還好啦….但辛苦了XD」一種中立、旁觀者的態度。我突然間有一種:啊……原來我自身那麼在意/痛苦的事情,大家其實感受是這樣……也沒有那麼嚴重。我漸漸的 re-tune、重新調整我看待這件讓我崩潰事的基準線。 因為大家都在經歷同樣的環境,我自己感到很反抗、而大家的感受其實還好,要嘛我真的是萬中選一的特別人士,要嘛我過度想像了。

當然每個人的感受都是主觀的、獨一無二的,但是在大眾都經歷同一個事件下,若我能知道大眾的感受值,我對真實的想像便能夠更靠近一點,這是客觀。我能夠保有主觀,也能夠知道大家的客觀是什麼。讓主觀跟客觀不要差距太多,對我來說是人生中活得自在很重要的事。

接下來換別人。

有人說他原本常去的復健組織,因為升三級後,被衛生局稽查不過,被關閉,害他還要重新找符合3級防疫規定的復健組織去,很討厭。

有人說他的高齡親人,都已經交待後事要土葬了,但是後來得了一些症狀很像武漢肺炎的病,結果被政府馬上火化掉,他覺得很崩潰,看著親人,先被冰過再被燒過,覺得很不捨。

有人說他是轉職的空手道教練,已經執業10年了但是永遠都會被科班出身的人看不起,好像永遠無法被認可。後來斜槓咖啡業,也是被咖啡界的人看不起,雖然在咖啡業中大家會說哇你會空手道好厲害;在空手道中大家會說哇你還會咖啡好厲害,但在同一個業界裡總是會感覺到不被認可的感覺。

有人說他很不擅於處於親人的離別。

有人說他組電腦組到後來遇到一點挫敗後,就把錢(組電腦預算)拿去嫖妓XD 他的人生模型總是這樣,一言不合就去打炮,留下的都是失敗的事蹟。

而在這個聚會下,不管你的黑暗面、崩潰與脆弱是什麼、合法與不合法、合理與不合理,都是被接納的,都可以訴說。主辦沒有做太多的評論或是批判。

當有人話講不完,主辦會依照倒數計時器打斷發言者,讓每個人都公平保有發言時間以及自由回應時間。

後來就讓大家自由交流,有在邀約合作機會的、有在邀約等一下吃飯的,便結束這場聚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