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系統的變換

思想系統的變換

昨晚看了志祺採訪瑞典劉先生,詢問瑞典防疫的事情。我卻越看越『憤怒』,因為防疫而把每個人的民族性都逼出來了。

像台灣人怕死,所以政府才能做到不用封城,就能靠人民自主防疫讓疫情降下來。

瑞典人則是覺得除了防疫外,各種日常生活的運作也很重要,那影響了每個人的心理健康,所以決定不封城。而讓老人死一票人也覺得沒關係,反正你早就快老死了。

我才想到,前陣子我好像很氣高雄市長陳其邁宣的各種全台最嚴格的防疫措施,因為是他宣布要執行的。我把矛頭指向他。

但其實我該怪的不是他。他如此高規格防疫,背後挺的是廣大的高雄市民。他越嚴防,高雄人越覺得榮耀。

這根本上就是整個台灣人的民族性。市長只是反映廣大民意而已。

我氣的是,我到現在還沒習慣戴口罩在外面。我氣為什麼沒人受不了?為什麼政府說可以內用、可以游泳、但戶外要戴口罩這種不合理的佈達,卻沒人憤怒。

我對台灣人這種民族憤怒。怕死、又怕得病。


氣到半夜3點才睡著吧,上床時是1點而已。
然而,過了一天,上班午休後去買了一杯超商冰美式加奶精,過程中看了一些不戴口罩在外面的人們。

沒那麼憤怒了。好像一件件事情都慢慢開放可以做了。只要做好表面功夫(口罩)就行。

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思想系統會隨著本身身體的舒適度而有所改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