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商記錄-疫情在家少出門我快崩潰2

重考那年我受到的屈辱、怪(人家都雄中雄女制服 我穿福誠制服), 所受到的生氣情緒,我用跑步化解掉了。
重考那年的空、無聊、枯燥,0連結(你知道外面有人但你沒辦法去跟他講話),造成我現在很渴望跟人連結。
高二,跟爸媽溝通要單車環島,寫信失敗,他們只在乎我的一個字髒話而忽略499字的心意。對他們厭惡。
諮商筆記:
重考那一年:被羞辱、被歧視、熱臉貼冷屁股。
生氣的情緒,我透過每天晚上跑步3千公里而消化掉。
諮商回家作業:
重考那一年的「空」「無聊」「枯燥」去找日記挖出相關的情緒。需要時間一直重覆回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