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軟禁的6年

宗旨:因疫情關係可能隨時要封閉在家,但自己卻會崩潰。聽諮商師的建議找出小時某些故事,讓自己變得叛逆、渴望與人連結的故事。

小學快畢業前,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全家搬到大寮內坑村內坑路裡的工廠,就住在工廠。那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開始了我被軟禁的6年生活。

【國一】青年國中14班。座號35號

原本住在大寮市區(大寮國小旁),大部分同事都會就讀大寮國中,那是當地人熟知的流氓學校,媽媽為了不要讓我讀流氓學校,於是想盡辦法弄到戶籍讓我就讀青年國中。

新環境,我讓自己換了一個性格進入這所學校。

國一,我沒什麼記憶了。幾個我有印象的人名:陳明儒、何偉豪、劉士毅導師、徐志宏、蔡博旭、蔡國榮、陳冠豪、張書溢、林詮昇、5號。國文老師劉多加。

國二,有個大露營事件。我記得在某個第2天的營火晚會時,有人講了個鄭秀文的故事,我趁機接了一個鄭秀文,想要搞笑,但沒人笑XD 營隊時,有聽到一些某同學對某同學的示好。我在某個寒假也寫情書給班上的5號。

國三,我媽因為每天載我上下學太累,幫我找了台交通車,裡面很多從遠方(林園、大寮)跨區就讀青年國中的人。當時我國三,裡面有一位國二生是資優班的,因為資優班每週四的最後一堂課,老師都喜歡延後下課,造成我們全車的人都在車上等他。他每一次上車也只能抱怨。

當時我在後座,想出了一個辦法改革。我寫暱名信,寄到青年國中,用客氣又教訓的語氣告訴學校,某資優班都延後下課的事。果不其然,老師被學校通知後,就準時讓大家下課了。

【前往讀高職的路上被矯正回歸】

升高中的基測(基本學力測驗),滿分300,我考了220。我看著志願序,評估自己這三年來在學力上的行為,發現我根本『不是讀書的料』,於是想要志願序以「高職」優先。我的分數可望上雄工資訊科。這是我第一次做人生的決定,覺得有點新奇,第一次為自己做主,但也沒有很大的壓力,算是一個對自己當下人生階段的一個很重要的訓練決策過程。

跟爸媽說過後,獲得同意。我心裡也開始習慣我之後要上高職而做心理準備了。

誰知有一天夜晚,我已上床就寢,我媽突然衝進我房間,一直說「你不能去唸高職,你要唸高中,之後唸大學。你要唸高中,之後唸大學。不管是唸哪所高中都沒關係,要花錢也沒關係。我聽說中山工商也有要開高中部一班(升學班),也可以考慮它。」

當時的我眼見我媽已發瘋,反正我也不是很在乎我的未來,就妥協了。於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能 為自己人生做主 的機會就沒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