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理諮商47次 經歷12個老師後的感想

我是依附理論中的逃避依戀者。從出社會後工作以來7年,我總共諮商了47次,共經歷了12個心理諮商師。 從免費的張老師、實習生心理師、便宜的心理師(800)、還有其他資淺資深的心理師都碰過一些。

先附上我的諮商經歷:

2013–12–23 諮商 台北 張老師(免費)-問人生意義
2014–01–18 諮商 800元的廉價台北諮商師 -問人生意義
2014–01–18 諮商 王釗文 (第一次遇到) -問人生意義
2014–02–08 諮商 王釗文
2014–02–23 諮商 王釗文
2014–03–08 諮商 王釗文
2014–03–25 諮商 王釗文
2014–04–15 諮商 王釗文
2014–05–07 諮商 王釗文
2014–06–04 諮商 王釗文
2014–06–21 諮商 王釗文
2014–07–11 諮商 王釗文
2014–08–29 諮商 王釗文
2014–09–20 諮商 王釗文
2015–01–30 諮商 王釗文
2015–02–06 諮商 洪逸婷
2015–04–29 諮商 王釗文
2015–07–29 諮商 張老師(高雄)- 問工作意義,被訓一頓
2015–08–22 諮商 王釗文
2015–09–15 諮商 王釗文
2015–11–06 諮商 (高雄 芯耕圓)
2015–11–18 諮商 (高雄 芯耕圓)
2015–12–02 諮商 (高雄 芯耕圓)
2016–02–18 諮商 (高雄 龔敬凱 第一次)
2016–03–04 諮商 (高雄 龔敬凱)
2016–04–05 諮商 (高雄 龔敬凱)
2016–08–19 諮商 (王釗文) 台北
2016–10–22 懷仁全人發展中心(傅雅琪) 台北 — 多工者
2016–11–05 懷仁全人發展中心(傅雅琪) 台北 — 多工者
2017–06–23 諮商 (王釗文) -憂鬱 台北
2017–07–25 諮商 (王釗文) -憂鬱 台北
2017–10–12 余仁龍(PTT) 台北
2018–08–01 洪逸婷 高雄 -問憂鬱症,要我長期= =
2018–08–16 龔敬凱 高雄 (開始談憂鬱)
2018–08–30 龔敬凱 高雄
2018–09–12 龔敬凱 高雄
2018–10–10 龔敬凱 高雄
2018–10–31 龔敬凱 高雄
2018–11–21 龔敬凱 高雄
2018–12–05 龔敬凱 高雄 (憂鬱症結束)
2019–11–20 陳瀅妃 2200 高雄 愛情問題
2020–02–13 鐘明諺 高雄 問友情關係
2020–02–20 鐘明諺 高雄 問友情關係
2020–03–20 龔敬凱 高雄 問工作沒熱情的問題
2020–04–03 龔敬凱 高雄 問友情關係我有無問題
2020–05–08 馮彥翔 高雄 談虛無主義的痛苦
2020–05–15 龔敬凱 高雄 問虛無主義的恐慌(開始覺察風紀股長)

■ 統計

台北 王釗文:20次
高雄 龔敬凱:14次
高雄 芯耕圓:3次
台北 傅雅琪 懷仁:2次
高雄 洪逸婷:2次
高雄 鐘明諺:2次
台北 張老師:1次
高雄 張老師:1次
800元心理師:1次
高雄 陳瀅妃:1次
高雄 馮彥翔:1次
台北 余仁龍:1次

■ 合計

12個老師,諮商47次。
(以上不包含我在大學時期發現學校的諮商中心是個好東西後,諮商了5~6次)

■ 說明

我並不是每一次都換老師,而是當某個議題談完了、解決了,過一段時間後我想找老師討論另一個議題,才會考慮去市場上找一下新的諮商師。

大部分的人都屬於找到一個諮商師後,就傾向一直找他。畢竟要跟人坦露心事、黑暗面,是有點困難的。但我剛好屬於依附理論中的逃避依戀型,我可以很輕易的接觸陌生人並跟他吐露心事,反正你不接受我就換人。而且在諮商中,如果希望老師幫你,那把自己真正的想法告訴老師,人家才有辦法幫。

■ 常常換的缺點

說點有趣的事,有些諮商師一聽到我的諮商經驗如此大量、會有點怕我。會覺得如果我現在找他,但下次不找他了,表示他被我刷掉了,可能會有點壓力XD

■ 諮商能談什麼?

諮商談的東西五花八門,只要你「有煩惱」就能去談。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踏進交大學生的諮商中心,是想談「我轉系生,但好像無法融入團體」這個人際關係問題。那次談了3次吧,老師給了我一些適合我的方法,例如寫日記寫想法等,下一次再拿去跟他討論。

我也談過「讀書方法」。

還有覺得自己是高敏感人(Highly Sensitive Person),找了個也是高敏感人的老師談論
這個特質造成的困擾。
出社會後第一份工作上手後,發現人生過太爽,開始問自己哲學家的問題:我是誰?我好不自由。我要去哪?我追求什麼? 這類「人生意義」的問題,也可以談。
在現實生活中遇到讓你困擾的愛情,也可以談。
一直換工作的問題,也能談。
親人死掉,對自己情緒產生影響,也能談。
憂鬱症,當然能談。

■ 什麼時候該換老師?

覺得不適合、不喜歡、或失去信任。
因為是你付錢給老師,老師即使覺得你沒救了也很難開口。所以只要看你個人,只要你開始不相信老師給你的方法、想法、或是不相信老師這個人了,或是覺得諮商是痛苦的。那就換。因為沒有意願的人,諮商都是沒用的。你只能把馬牽到河邊,無法逼牠喝水。

■ 怎麼找到適合自己的諮商師?

無特效藥,無關金錢。諮商師就像交朋友一樣,每個老師都有他的頻率、風格,你只能試。

但是我試過免費的張老師、諮商實習生(較便宜)、還有不在擡面上的便宜地下諮商師。這些收費太低的,真的比較沒什麼效力。

但只要收費到1200以上,不管是2000、2500之類的,我覺得都很吃頻率了。並不是越貴就越厲害、越合你。

怎麼知道適不適合?就比較。有比較才有傷害(才有批判)。

但是諮商完後,你能自己感覺,如果覺得好,就再約下一次。覺得普通就再考慮看看。 我自己的作法是,當諮商完後老師很熟練的問「那下一次我們要約什麼時候」後,我大多會拒絕,會說我想要先不約,回去後之後有想要再約。

■ 諮商的心態 (會成癮嗎?)

我很討厭過度依賴一個人(我是逃避依戀,我就爛),只有自己才能相信。所以每一次帶著問題去諮商,我都抱著我離開後,最好再也不用再回來諮商的心態。會把那1小時的晤談心得,放去生活中實驗、體驗、嘗試。真的發現無法靠自己解決,再回去諮商。

到底諮商會不會成癮,我的數據是這樣:
2014年:13次
2015年:9次
2016年:6次
2017年:3次
2018年:8次
2019年:1次

2014年時當時找不到人生意義讓我很焦慮,去了13次諮商,也因為有效才會一直去。
2015~2017 慢慢減少。
2018年有8次,那時是憂鬱症,後來好了。(故事寫在另一篇。)

■ 該怎麼看待諮商這件事

諮商是一門專業。老師在諮商時間跟你講的話、跟你的互動,都是工作上的專業。並不是單純聊天。諮商是門學科,有系統的。通常諮商師很會問問題,問題都是會讓你值得好好思考的。

不用期待諮商師對你”真誠”,因為有工作專業,就不真誠。站在老師立場想一下,例如你是老師今天的平均第8.7個人了,他很累只想下班。但他還是在你講完你的煩惱後,問了一句諮商專業的問句,那一句話是能幫助到你的。但你想要的真誠,可能會是”我好累這個諮商完我就要去吃義大利麵了”。
專業能幫助到你,真誠不會。

能懂我的意思嗎?老師在諮商室對你講的話、跟你的互動,是他的工作、是他的專業,享受就是了。至於那種移情愛上老師的,想想人家是在工作這件事 XD

 

ps. 本篇在 Dcard 引起熱烈討論,底下網友討論有些人補充了更多心理諮商的知識(若覺得我文章講得太偏激不夠精確,可以參考dcard下面比較多人推的)

https://www.dcard.tw/f/mood/p/233693838

長期心理諮商究竟能幫上什麼忙? - 康健雜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