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域6月 – 主持人心中的痛(2019-06)

跨域6月 – 主持人心中的痛
我很想自己下去講 Open mic,但是心中隱約感覺到這不行,就像阿翔跟他的好友一樣有一條界線,跨過就危險。
當我是主持人時,一定會在場子裡加入自己的風格、思想、哲學觀。所以open mic 的舞台基本上要留給別人、別的聲音。
這個平台精神是多元並存。如果當我又是主持人又是 open mic 主題講者,那麼整場都是我的聲音。這不行!危險!
今天這一次換乃子上去講open mic ,他的氣場、他的用詞、他的價值觀,是這個活動裡吸睛的地方。
我想到可以讓我上去講的唯一變通方法,一是大家很想聽我這個主題,二是我按照比例,例如3場活動我可以自己上去講1次open mi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