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資遣後的心境轉折以及應對措施,真實故事。

看到張柏崧的 資遣事件,讓我想起了我2020年3月被 資遣 (layoff)的回憶,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境轉折、矛盾、以及後來的應對措拖,盡量真實,有些黑暗面以及崩潰面都寫出來了。

第一次即將被資遣

我的第一次”準 資遣”是2016年在Xdite公司,我不小心把自己行銷得太高,進去了一間等級高我太多,期待我是個資深工程師的職位。那2個禮拜,身邊朋友說我變得人形削瘦,以及眼神無光(壓力過大)。在新北市集賢路的公司2週後,Xdite很失望的跟我說:我再給你1個月!但是我回家後,自己想了想覺得不適合,就自提離職了。 我對外是說「我被資遣了。」但其實實際上,老闆還願意給我1個月的時間,是我自己受不了離開。我是在「心理上」被資遣。

當時離開後有整整兩個禮拜我都躺在新北蘆洲的家無法振作,心中只覺得「我真的是個廢物!!」老闆對我是個廢物的指證好像很有道理,而我往心裡去了😥。我覺得……我再也沒有資格去找好工作,只值爛工作。後來我不敢投履歷了,我已經不配在104上投履歷了,只敢到就業服務站去登記找低階的工作。

資遣

第2次真正被資遣

很榮幸的,我後來進去了和信醫院服務了2年,以及高雄的卡訊也服務了2年。
第2次真正的被資遣,是在2020年3月。在2019年12月時,我被主管加薪,薪水從46k加到50k,主管說我在前端之餘自學 Android 開發有成。

而過了2~3個月,主管開始覺得管不住我,後來漸漸不把工作給我做。後來找我到會議室談。

他跟我說他不知道該怎麼管理我,以發揮我的戰力了(大方向)。而且我對於某些通訊做不起來,後來說要放棄這件事,他不能接受(壓倒駱駝的最後稻草:態度不佳)。後來他提出了「資遣」這件事。

從前都是我資遣老闆(自己離職),其實很難遇到老闆要主動資遣我的情況。我當下快速轉念說好,讓我被資遣!

當天是我生日,我聽到我要被資遣的消息,其實是心情是複雜的。那是每個人被fire時所會感受到的強烈「否定整個人」。那天下班我在健身房裡,惡狠狠的拉著某個器具,把自己被fire的怨氣發洩在器材上。

然而同一時間,我知道我們是南部傳統公司,公司若不想要資遣人,要把一個人逼走是多麼簡單的事情。只要把我降薪、調單位、每天羞辱,我就會受不了自行離職了。所以我發現了我一個人生中的最高境界大目標誕生:『被完整(合法)資遣』!!

我要用盡一切努力讓我能完整的在這間公司被資遣,然後再去政府單位申請相關輔助!這是我一輩子可能不會有幾次的機會,或許只有這一次。

於是我開始查政府的資遣法規,對於政府的文字常常看不懂的我,克服困難去理解。正式資遣除了「非自願離職證明書」那張紙要拿到以外,還得公司主動通報勞工局什麼的,要公司跟政府告知「資遣了此員工」,那張紙才算數。

以及查好公司資遣我的理由,最常用的會是「工作能力不再勝任(以前可以,現在不行)」。

由於我們是層級分明的大公司,依我對社會運作的理解,就算小主管想要好好資遣我,但他要往上報,只要有任何一關被擋下來,我可能就不會被資遣成功。

我不小心用了 Reframe 技巧,把促成資遣成為我的目標。在這樣不斷準備、不斷說服自己的目標是資遣的狀況下,一個半月過去,當我最終被人資正式通知:你被資遣了,公司已完成資遣通報。接下來是14天的交接期。每個禮拜有2天的「謀職假」(全薪)。我有一種我努力了好久,夢想成真的感動!!!!!!!

而離開公司後,我依計劃到勞工局申請失業輔助。每個月可以領到我原薪水的6成,最多2萬7。當時我被勞保的薪水大概是46K,按比例算完是2萬6,也就是後來我每個月都能領到被動收入「2萬6千元」,就這樣我真的領了4個月,很棒。

後記

當我在查資遣資料時,發現網路上很少文章。猜想是因為被資遣的人通常是社會底層,他們可能也”不知道”能申請失業輔助。而社經地位高的人被資遣,通常也瞧不起失業輔助,只會想趕快找下一份工作,因為工作的薪水遠高於失業輔助。
於是我便把怎麼領到失業輔助的重點寫成文章發在網路上了:

高雄 失業輔助/失業給付領取經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