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勞基法抗議(2016-06)

到場,

 

看到上次的朋友(子軒、柏儀、柏謙)、

 

抗議表達訴求、

 

喊口號、

 

推擠、

 

認識新朋友奎西、互留FB解散。

 
 
 

這是第二次認真參加的社運,突然覺得,該不會以後的模式都是這樣吧?

 
 
 

台北產業總工會的總幹事聽到我是自己一個人來的,表示欣慰。

 

幾個工會的人輪流上來上面講話時,他問「欸你想不想出來講講話?」

 

我想到主管跟我說過的,便婉拒了。幹其實我超想的,我有些聲音想表達給資本家。

 
 
 

好笑的點:

 

一到現場,就看到高教工會的子軒柏儀柏謙,我們都沒有約,又在同一個議題遇到。「你這次又請假來?」「對啊。」「那你可能還要請很多次喔XDDD」

 

下午跟主任聊天,「主任我早上又去抗議了耶。」「…別亂搞啊,別忘了你試用期還沒過喔嘿嘿。」

 

今日心得

 

當革命成功、抗議有效果,大家會感謝這些默默付出抗議的人們。但是當還沒有效果時,你花你的時間進去,身邊的人通常會越來越不諒解,「顧好自己就好,很難嗎?非得要出去改變什麼?有用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