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作能力來評價自己本身價值的後果(2016-08)

莫名的心理壓力接踵而來,我頭好暈。我不知道該怎麼排解。甚至心臟有些壓迫感。
我好像很容易自己用「工作能力」來評價自己本身的價值。
仔細想想,是家庭教育帶給我的思想。即使我現在有意識的發現了,也只有2%,還有98%被徹底洗腦。
幹!
甚至還想,「就算別的同事沒有那麼厲害,那是他們啊。這些東西我應該要很快就能學會的。他們是他們,我是我。」
「我好久沒有產出了好羞愧。」
 
好險今天跟常常接觸的工程師聊,他說他這個東西可是用了兩年了好嗎?你才幾個禮拜…
還是要客觀一點….
不過我也不確定能好多久…. 我不想要再那麼低潮了…Fucks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