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憂鬱時寫出來的句子,與心理諮商(2017-07)

極度自由帶來的是極度的無所適從, 我知道我只要想做什麼事,都一定做得到自己想要的程度。但是我卻不知道要追求什麼了。 多項分化潛能者的焦慮。 未知越來越少,每天的期待也越來越少。 辦公室的座位有時候讓我窒息


諮商小記:
●我很會客觀看自己的憂鬱症
●把憂鬱症想成是一種人生經驗。(一個村莊,你想跑出去,但是它把你吸回來。)暫時感受待在這個村莊裡的感覺。因為不會永遠。
●把自己定位成 多向分化潛能者multipotentialite,是也可以。但是我覺得這太外向了。
●如果你覺得去非洲跟去紐約是一樣的,都會遇到一樣的人性、一樣發生很多壞的、好的故事,那你工作也不用換了。因為你還是會找到一樣的模式,把它們全部都變成「已知」。然後你又開始無聊。
●也可以想像是自己是個遊牧民族。在一個地方吸到一定水草了,就換。也可以。
●佛教就是說地球像是一個塵世,上面的人世間都是一樣的。所以他們打坐,想要超脫到另一個世界去。
● 想要未知,你外在已經探索夠多了。未知要往內探索。不過以你這麼外向的人,你是否有能耐探索自己的內在,這會是個挑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