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印度的衝浪主人Siid(2016-09)

這大概是我最後一篇回憶印度的東西了,因為人生不是拿來回憶的。
加班騎車回家的路上,我不自覺得想著這幾天的人事物,企圖想抓出什麼、我忘記想到的東西出來。
最後我發現,原來最讓我有深刻記憶的,是住印度當地人家,沙發衝浪主人Siid的一切。
“你現在在哪!不准再去這棟公寓的其他地方!我的房東已經在對我生氣!”Siid傳訊來。
“你還在台灣的時候,我應該有告訴你我房子是租來的,所以如果任何人問你說,你怎麼認識我的,你就說我們是在歐洲認識的朋友,你還記得嗎!” said Siid.
「嗯….我忘了。」我回。
“但是今天早上,你卻告訴那個去屋頂跟你聊天的住3樓的男生,我們是因為沙發衝浪認識的”
“不准再到這凍建築的其他地方,去接觸其他人。”
「好…絕對不會再有下次了」
★★★★★
當我感冒的時候,睡了一晚還是沒有好,我虛弱的問siid有沒有熱水?我身體變得更虛弱,想要吃點台灣的泡麵,這可以補充能量,幫助我更快好起來。
他說不行,因為他是素食者,這是宗教信仰。他不會給我熱水去沖有肉的泡麵。除非等一下我們一起到NGO,那裡才行。
我才體悟到宗教對印度人的重要性。
★★★★★
有一天晚上,照沙發衝浪的慣例,是互相認識、文化交流的機會。Siid跟我們說他是做什麼的。他在NGO工作,去過澳洲、孟加拉、不丹、中非、埃及、尼泊爾、紐西蘭、南非、西班牙、斯里蘭卡、美國。
在很多落後的國家布置電塔,他一個人做電力系統,遍及很多個落後國家,提供他們電力。
當他照片秀出來,一張他和電塔的合照,「這個,全部都是我做的。」
把我跟佳峰的思緒帶到高峰,眼前這個人,在好多個落後國家,貢獻他的能力。
『我也好想學會一個技能,能貢獻全世界的喔!!』有人說。
但高峰的感覺不只這樣,當他緩緩說出:「明天我帶你們去NGO,那裡有很多小朋友(孤兒),他們很多是NGO養大的,有的甚至已經28年,出社會做事了。我在那裡陪他們,每次我過去,他們就會跑過來抱我,哈哈」
我不敢相信,以前我一直很想知道落後國家NGO長什麼樣子的我,居然有機會以一個「常常會去那裡工作的人的朋友」的身份被帶去
即使身體不舒服,我完全震懾了。口裡的英文不足以表達我的感覺。只能傻傻的說,「my dream come true」
★★★★★
當我虛弱到不行,對Siid的家一秒都不想再待(一下太熱一下太冷,對身體太傷),我打了好幾通電話去青年旅社,都沒接,或客滿。心灰意冷但還是不放棄,siid他們要去NGO了,我在家睡一下就要走了。
因為等一下只剩我一個人在家睡覺,然後可能會離開。我跟siid說,「嘿,我開始睡覺後,如果後來我有booking到青年旅社,那我就要走了喔?」
siid:「不要再問問題了。你的問題太多了。你想太多以後的事了。記住,這裡是印度,不是紐約。請去睡吧。」
★★★★★
我發現,那些我們的衝突、情緒高潮、邀請你來加入當地人(這個人)的生活世界,卻是我對印度殘留的印象。……我在那裡,遇到一個朋友,我們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這些種種,建構了我心裡的…印度。
兩篇重點fb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3164738740298995/
https://www.facebook.com/advancedor96/posts/145406918794247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