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601室

好不容易接受了在share house裡的背包客都是一直移動的,大家都各自過自己的生活這件事後,當我住進這裡,才發現不完全是這樣。

剛搬進去601室時,邊安頓行李邊跟僅存的2位室友說話。「對了我叫丁丁。你們呢?」

「我叫威爾森。」第一個人回答。

「威爾森是我家的狗的名字。」旁邊的人說。

威爾森:「來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她叫金正芳,是台大的喔~ 但是你跟他講話要小心,因為他是心理系的」

就這樣我住進了一間室友是互嗆的share house。另外這裡8個人裡面有5個是做廚師,是在台灣就有4~6年經驗的廚師。

聽起來以後可以不愁吃穿了……不過其實廚師工作完下班都很累,煮泡麵吃吃而已啦XDD

不過有一次我買了絞肉要來煎肉排,不太懂得調味就只灑點鹽,佐佐木勳看到,走了過來,「你加鹽、胡椒、醬油、太白粉下去。」

從coles買了白菜回來,我拿出來準備來煮。

「等一下,你那個菜是新的嗎?」威爾森問。

「今天剛買的。」我說。

「你先拿冰箱下面裡比較舊的去煮。」威爾森說。

當下我突然傻住,腦袋重新調整對環境的理解,才發現這裡……是一個『家』啊幹!

我把舊的菜拿出來後,看著上面已經寫上我名字的菜,便把它放到放舊菜的地方。

我常認為「做自己」跟「跟團體」其實是互相衝突的。

聖誕節那天所有大眾運輸免費,大夥前一天決定去墨爾本第二大城GeeLong玩,威爾森、金正芳、佐佐木勳、蕃石榴、Mr. Kitchen、阿吉、我一起去玩。

從車站出來時,看到一位外國人好像對公車路線有點疑惑,我跟阿吉跟佐佐木勳去問他需不需要幫忙,其他人先走了,所以後來我們稍微落後其他人。

我指著前面的大家,「欸我們要不要走快一點?」我問。

佐佐木勳看了一眼,「不用!」繼續滑一下他的手機,步伐依舊慢慢走。

因為他們發現我們不見了,會等,而且也沒有人在趕時間。

只要是對的團體,你就能在團體裡面做自己。

又不小心導向溫馨嚴肅的文字去了。不過說真的這間share house真的是很溫馨又很有人情味。平常對話會出現的語言,40%是台語,40%國語,5%英文單字,15%起肖時講的話(不知所云)!有人在煮飯煮麵,看到有人剛回來還沒吃,就順便煮大家的。有人要睡覺了,就有人會大叫:「這麼早要睡了!去給他亂!」,關起門來,簡直就是一個台灣世界!

專帶人完成夢想、起乱會變瑪莉歐的陳雷公

永遠很嗨、反應快、頭髮超有型的蕃石榴

講故事渲染力100%的Mr. Kitchen Yo

永遠分不清有幾個女生朋友的泰哥

總是照顧新人、友善又帥的威爾森

語重心長告訴我別一直想找高薪工作,讓我倒空,才能找到洗碗工的阿基勳

總是有很多活動資訊、介紹貝理斯奶酒、又常被外國人搭訕的金正妹

剛加入601不久的威靈古堡

剪不斷、理還亂,不如歸去的謝寶寶

我不知道回台灣後還有沒有機會見面,不過我真的很開心能遇見這一間人情味、台味爆炸高的你們!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2871054676446720/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